Blog of an IT enthusiast, GNU/Linux-lover and arty idiot.

對影成三人

這是一篇我爲介紹村上春樹作品風格而寫的短篇小說,算是所謂「處女作」吧。我在唸書的大學有一門課,每節都是班上的同學介紹一個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而且一般是以演講爲主要形式。這次我介紹的是村上春樹的作品。而我個人覺得介紹一個小說家的作品,在短時間給觀衆那種閱讀的感受是很困難的。如果直接介紹小說內容,既喪失美感,又涉及劇透,有百害而無一益。所以我以自己從閱讀中得到的體驗,寫了一篇可以勉強稱得上是「短篇小說」的東西。由於是朗讀給觀衆,字數不能過長,而描述要儘可能地直觀。因此文字在情節上可能還缺乏鋪墊,略顯乾癟。這些在當時現場朗讀時通過帶有提示性詞語和場景圖片的幻燈片以及背景音樂作爲彌補。

短篇中除了「比較明顯」的隱喻外,還隱藏着某些更深的意味。XD

配合材料:Slides & BGM

邂逅

像往常那樣,我右手以熟悉的姿勢夾着幾本書。上午10點的圖書館內零星地有人走動,不過長長的走廊上依舊是空空蕩蕩的。我選取了方便借閱文學書籍A區旁的座位坐下。

嘗試寫小說,尤其是篇幅不長的,還屬頭一次。把夾在肘間的幾本置於桌前,我小心翼翼地向四周看了看,從口袋裏掏出隨身鋼筆,隨即旋開筆蓋。對於匱乏文學閱讀的我,寫作本身就是一件頭疼的事情。倒不是不情願,沒興趣之類的事情,而是書到用時方恨少,話到喉頭下筆難。不過東西還是要寫的,再不寫將來就更不可能了。於是,筆尖在紙上開始了旅行。

「在寫甚麼呢?」一句清脆柔軟的嗓音在耳後突然響起。我猛地回頭,一個軋著馬尾的女孩雙手捧書貼在胸前。

「我只是從這裏經過,看到四周沒人,就只有你在這裏低頭寫字」她急忙解釋道。

「哦,沒事。我只是在寫着玩兒,小說甚麼的。非常短,長的怕是弄不好。」我略顯拘謹。

「有意思。看看可以嗎?」見我比她還羞澀,她反倒放鬆了不少。

「還、還沒寫幾句呢,等寫好了一定給你看」常用的措辭,不過我確實纔剛開始動筆。

「可以在你旁邊坐嗎?」

「當然可以」心裏面莫名地忐忑,這麼多年,有個姑娘主動坐我身旁還是頭一次。

接着她將手中的書放下,坐下又重新拿起一本,無聲地將書分開。就像是被施以了魔法,視線在其中凝固了。我輕輕一瞥,書脊上淡淡地印着「村上春樹」四個字,放在桌上的其他幾本無一例外。心想這傢伙真夠喜歡看這個甚麼甚麼樹寫的書了。

等我視線重新回到紙上時,卻聽見心已然砰砰直跳。視角不時在筆尖和她之間忙亂地遊離着。 「寫不下去了呢。」我辯解道,順帶偷眼從她烏黑髮間窺見白皙的側臉。 「正好,我也看累了。」她轉向我,嘴角瞬間洋溢著迷人的微笑,順勢將書放在一旁。

Read more...

Comments
Contents & Theme © 2016 Ted Yin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BY-NC-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