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f an IT enthusiast, GNU/Linux-lover and arty idiot.

Mayday in a May Day

今天早上剛起牀就收到了Hobo的短信。他讓我趕緊去看人人網狀態。儘管睡眼惺忪,但也大概知道是什麼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絕望、那麼難受,我坐在牀上淡定地如同進行儀式一般打開人人。最終還是看到了那一行字,可一點都不陌生。因爲它早已無數次地在睡夢中出現,可惜的是,當來到現實中時,這行字中主角的名字卻被悄悄地換去。

黑色的雨,滑溜溜的路,空空如也的肚子,數分老師的聒噪。然後我收到了思政老師的短信,她說已經幫我問清了期末考到小學期前有沒有機會回家。答案也和今天一個顏色,黑色,沒有,不行。

Comments
Contents & Theme © 2016 Ted Yin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BY-NC-SA